首页

搜索 繁体

第十七章 老天一个又一个大玩笑(1 / 2)

回家的那趟公交车,江浮在上面坐了三个循环,第四次到向塘站的时候,有个人从前面刷卡上来,然后坐在她旁边的空位上。

江浮闭着眼,往里面挪了挪,窗口吹进来的风,冷飕飕的,旁边人伸手把玻璃拉起来,还顺便把她耳机给取了。

她睁眼偏头一看,铁观音一脸乌青还没消,正咧着嘴笑得跟个二百五一样。

“有病啊?”江浮斜了他一眼。

铁观音“啧”了一声:“不就被处分了嘛,至于?老子初中都没毕业,不也照样……”

江浮心情不好,也就不给他留面子,语气很冲地问:“你的事迹能当正面教材?还有,我被处分这件事上《新闻联播》了吗,至于是个人都能知道?你关注我?为什么?暗恋我?”

“你有毛病吧?被刺激成这样了?你那处分书就贴在你们起中校门口,可不就是个人都能知道吗?”

“校门口?”

江浮没话了。

她跟学校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起州屁大点地方,贴在校门口那不就约等于在市中心架了高音喇叭通知全市人民了吗?这是让她以后都躲在家里不出来见人了吗?

前海站到,铁观音拽着她下车:“多大点事啊,走,我请你去玩。”

江浮挣开他:“不想去。”

“你现在除了玩,还能干啥你告诉我?”

这话问得江浮还真答不上来,去周木那里打工赚来的钱已经成了杯水车薪,去不去都一个样儿。学校那边终于不用去了,她倒开始惆怅了。

这都什么事啊,她上辈子是得坏成什么样,这辈子才能这么倒霉啊。但这问题她能问谁,阎王爷吗?她连别人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我不想在前海玩,我想去坐过山车,去最吓人的那个鬼屋,坐宇宙飞车……”

“你说游乐场不就得了嘛。”铁观音打了个电话,冲那头的人喊,“把你那辆机车借我玩半天。不带谁……哎,行了,起钢的江浮,你认识的……我去,我跟她能有什么情况?人家帮我把方鼎那个俱乐部给毁了,虽然事儿办得不够漂亮,但我不得表示感谢?行是吧?那我找你拿钥匙去了。”

铁观音一扭头,江浮人已经不见了。

高二二班的文艺委员站在一班教室门口等唐意风等了半个课间操的时间。

禾苗都看不下去了,第三次去传话:“冰糖,葛甜都要把明年的秋水望穿了,你就赏光出去一趟?”

“她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唐意风低着头补笔记,语气里也没有多少耐心。

禾苗有点为难:“那样子肯定是要当面说给你听啊。”

唐意风抬头眉心皱着,然后放下笔起身。

葛甜看到唐意风朝自己走来,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背在身后的手不自觉地开始出汗。

唐意风站在讲台上不走了,距门口还有一段距离,问:“什么事?”

葛甜把身后的校服拿出来,朝他递过去:“你表妹,江浮的。”

唐意风这才从讲台上下来,走过去把衣服接住,刚准备问她江浮自己人去哪儿了,葛甜就小幅度地扯了一下他的袖子:“那个,学校元旦晚会,我需要个人搭档做主持,你有没有时间啊?”

“没有。”拒绝得很干脆。

葛甜好歹也是公认的才女,被当场这么驳面子,不说她自己,旁边两个男生都看不下去了:“风哥,不能因为你表妹江神被留校察看了,你就让我们甜妹也下不了台啊。”

已经转身的唐意风,蓦然扭头:“你说江浮怎么了?”

那男生被唐意风的眼神看得有点无辜:“江神被留校察看,现在已经回家思过去了,处罚书贴在校门口,楼下宣传栏也有,你不知道?”

唐意风眉头一皱拿着江浮的校服,折身就出了教室门。

校长办公室。

张照临办公桌上的搪瓷杯被人拿着,在桌子上磕得“哐哐”响。

实在被吵烦了,张照临才把手中的文件“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抬头:“张照时,你闹够了没?”

老张扒了扒头顶上稀疏的头发:“留校察看就留校察看,赶回家思过是什么意思?变相劝退?”

张照临扶了扶眼镜:“这个学生的情况,我比你了解,她绝对是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了,让她回家思过不正合了她意吗,省得在学校‘祸祸’其他人。”

“你这话我就不赞同了,你说她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你了解过原因吗?你了解了原因之后去帮她解决了吗?你什么都没做,就一张处罚书把孩子赶回了家。她才多大点,你这是要毁了她,你知道吗?”

“我说张照时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做啊?我跟你一样?这个学校五六千个学生,三四百号教职工,我有工夫盯她一个?你别忘了自己是怎么从省会重点高中撤下来的,做好你分内事就……”

张照临话还没说完,办公室门再次被敲响。

他压着火喊了一声“进”。

接着唐意风就拿着从宣传栏和校门口撕下来的两张处罚书进来了。

没等张照临说话,他先开口:“动手打架的人是我,她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处罚对象是不是搞错了?”

张照临头疼,但面对老战友的孩子他不能像对自己亲弟弟一样随意发火,只好耐着性子说:“江浮的事,没那么简单。”

尽管唐意风有着比同龄男孩子成熟很多的心智,然而少年人,始终是敏感、骄傲的,他们会为了心中的不平而去呐喊,不计后果:“不复杂,她不来上课是因为没办法来……无故旷课、欺骗老师是她不对,错了就是错了,我没有要替她辩驳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如果要惩罚,把我撇开是不公平的。”

老张“啧”了一声:“我说你就别跟着瞎添乱了,这边说江浮的事呢,你赶紧给我回班上。”

成年人多喜欢以大局为重,所以会审时度势,但少年人最不缺乏的就是迎风而立的勇敢,甚至愿意为了一个人无所畏惧地和全世界为敌。

唐意风抬着头,倔强:“如果那件事影响那么坏的话,我想我应该受到比她更大的处罚,回家思过我也应该比她时间更长。关于我的处罚书您可以随时公布在任何地方,如果觉得贴在校门口不够显眼,《起州日报》您应该有认识的人,可以让他们放在头版头条上。”

“你……”张照临怒火喷涌就差临门一脚。

校长办公室的气氛有点剑拔弩张,而老张这个时候不审时度势地浇水灭火就算了,还在火上浇了把油:“《起州日报》的总编是你大学同学吧?”

张照临的脸瞬间就黑了下去,夺过老张手中的搪瓷杯作势就要往他身上砸,但张照临忍了:“江浮的处罚结果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要她回来上课也行,前提是她自己得认识到错误。”扭向老张,“你想管就去做学生的思想工作,但让我撤回处罚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她成绩上去了,或者参加了什么全国性的比赛为学校争得了荣誉,处分自然能撤销。”

他又对唐意风说:“年轻人如果锋芒太露,迟早是会受伤的。我跟你说白了,你要不是因为学籍不归起中管,再加上成绩好的话,你以为你能躲得开处罚吗?你想帮她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也得找到正确的方法,找我有什么用?我是问题的根源?”语气软了下去,“行了,都走吧,我还要去教育局开会,一天天给你们闹得。”

唐意风还想说什么,被老张抓住胳膊,示意他别冲动。

一路从学校骑车回起钢家属院,唐意风的话都很少,老张跟唐意风差不多同步,几次想开口跟唐意风说话,但他觉得唐意风身上的气压有点低,也就一直沉默着。

快到向塘的时候,遇到红灯,等绿灯的间隙里,老张忍不住了才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冷静的孩子,这次怎么这么冲动?”

唐意风捏了捏车把,眼睛望着起钢家属院的方向:“因为以前没遇到让我会冲动的事。”

“江浮这个学生……”

“她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我们怎么看她了?你觉得我们都认为她是坏学生?”老张客观地评价,“她的确不是什么好学生啊,骄傲、放纵、肆无忌惮,学习态度不端正,小聪明一大堆。”顿了一下,“但我们当老师的,也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能教好的,都不会轻易放弃。”

老张继续说:“我教书二十多年了,这个孩子是不是学习的料,我一看就知道。一个能答对超纲诗词题目的学生,我不认为那是巧合。”

“不过啊,”老张对唐意风说,“你作为一个学生,不该那么对老师说话,特别对方还是校长,他日理万机,我一个人对他撒撒火就行了,他也不容易。”

风从斜前方吹来,把唐意风耷在额前的刘海吹了起来,露出了一双少年该有的眉眼。他想了一下,也没用多长的时间,态度是妥协的,但语气还是硬:“我会跟他道歉。”

“好孩子。”

老张拍了拍唐意风的肩膀。

绿灯亮起,两人蹬着车向马路对面滑过去。

小区里的法国梧桐已经凋零殆尽,早上打扫过的路面上,现在又积了一层薄薄的黄叶。

唐意风下车给他指了一下江浮家的位置:“她不一定在家,我先去看看,您在这里等一下。”

这边话刚落音,毛大爷就把头从保安室里伸出来:“小唐你可算是回来了,快点去火车站,工哥跑了,我拦都拦不住。”

“江浮跑了是什么意思?”唐意风扔下自行车,也不管它是不是还没支稳。

毛大爷脑袋有点卡壳,一句话说半天说不清楚:“我就接了个电话的工夫,她就跑了,我这边还没挂呢,等我追出去,她人就不见了。”

“毛爷爷,您知道她要去哪儿吗?”唐意风拣重点问。

毛大爷越急越说不到点子上,在原地跺了好几次脚,终于露出一副叫他给想起什么一样的表情:“对了,那电话,那电话是从西藏那边打过来的,说,说世安没了。”

唐意风脑袋像是被打了一闷棍,嗡嗡作痛,好半天缓不过神来。

他都尚且如此了,那江浮呢?她在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该有多难受?

之后他没法再去想更多,也没跟老张打招呼,掉头就去打车直奔车站。

唐意风没能在火车站找到江浮,打了电话对方也没有接。

人流如织的起州火车站广场上,他穿梭其中,十七年来,一切都是按照计划在进行,有条不紊的人生到他第一次踏足起州而终止。

那天,太阳毒辣,热得烧心,粉尘肆意,呼吸都不那么顺畅。不太好的天气,不太好的环境,就连第一次见面的印象也差到了极点。

可也是那天,她站在太阳下,随便太阳怎么晒都无所谓的态度,他要承认,那让他的心生出了一种近乎狂热的悸动。

人生第一次。

再不愿承认,那也是事实。

再怎么掩饰,都漏洞百出。

从想被她需要到即便不需要也要霸道地掺和进她的生活,他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她怎么这么厉害。

大概是她夏天的时候太阳晒多了,所以,她总是热烈又明亮。即便他想让自己不去关注她,不去靠近她,可是,没有一个人会离得开太阳吧。

现在他的太阳不见了,他除了带上夸父一样的勇气去寻找,还能怎么办?

因为离开太阳,他也活不了多久。

冬天夜里,呼啸的风声,像是从谁口中传来的呜咽哭泣,吹着地上已经枯竭的草丛,把这废弃的角落彻底推向荒凉绝境。

钢厂灰旧高大的水泥墙,破碎的玻璃窗,斜斜的红砖屋顶,还有那高高的烟囱……它们的模样从来都没变过,只是一年更比一年腐朽,说不定哪一天不用人来推,它们就会轰然倒塌。

之后代表着那个纯粹又热烈的年代,终于退出历史的舞台。

退出了,但并不代表它没来过。

因为它们会存在一些人的心中,会被铅字刻印在纸上,会一帧一帧地映在屏幕上。

那人呢?

死了之后,会去哪里?

真的会变成星星闪耀在宇宙中吗?

那21克重的灵魂,会不会像灭了灯之后的那缕轻烟,“扑哧”一声,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浮睁着眼,盯着这冬夜里晴好的夜空看,好奇怪啊,整个起州当年的污染源明明就是她身下的这片钢厂。

而时至今日,空气最好唯一能看到满天繁星的地方,居然也是这里。

她躺在那张破旧的台球桌上,望着头顶上的琉璃星光,忽然想伸出手抓一把留着,然而寒风绕着她的手指,很快把她给冻僵了。

而她手里始终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