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104 出发前当然要做好准备(1 / 2)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马沙简直心力憔悴,一会儿密尔克吨偷了莉法的化妆品,一会儿吉穆立和蒂亚娜为了何种构型的动力机热机效率更高打起来了,一会儿海薇思诉苦每天晚上被安德里亚当毛绒玩具很痛苦……

还有随时烦着他问他问题的小白,这几天小白从各种族的生活习惯一直问到了种族的神话传说和历史,就没她不问的。

马沙都想给她改个外号,叫“小问号”。正好苏苏才六岁很天真,跟小白组合在一起,小问号小天真齐了,完全可以去演马沙小时候最火的儿童科普读物《动脑筋爷爷》,这波才真是爷青回。

相比之下,格温多琳简直是马沙的白月光,啥问题没有,每天就祈祷,唱圣歌。关键她圣歌唱得还好听,搞得整个要塞的人都快皈依斯沃斯了。

要塞里有些老斯沃斯信众还奇怪,为什么这种大胸美人修女我以前去教堂参加那么多次弥撒就没见过。

马沙觉得只要自己这队伍后面不加入什么魅魔圣武士,估计格温多琳就会一直是白月光。

如果有了,那可就糟了,这俩怕不是会把魔鬼和恶魔的血战延续到马沙的队伍里来。

那就真遭不住了。

不过,这几天去打德金的准备进行得倒是很顺利。马沙首先告诉了自己的小队夏亚阿兹纳布的真相,然后跟他们讲了哈迪克准将的欺敌计划,以及小队会有一整支高素质专业军人伴随的消息。

讲了消息的第二天,从军中抽掉的敢死队就编组完成了,比马沙想象的还要快多了。

显然刚刚的胜利让很多人对这次打德金的计划充满了信心。

比起马沙这个奇怪的小队,敢死队的构成专业得可怕,职业配置齐全,各司其职,而且纪律严明,指挥统一。

马沙见过敢死队的指挥官后,甚至有种干脆让他们去杀德金,自己继续在沃堡摆烂算了的想法。

只可惜杀德金是为了报仇,他必须自己去。

不过自家队伍这边这几天也有好消息:矮子、侏儒和安德里亚在知道了这次的具体路线之后,非常罕见的通力合作,把这次行动的交通工具给搞定了。

介绍的任务被交给了安德里亚,可能矮人和侏儒都觉得安德里亚和马沙有特殊的关系。

“这个东西,充分考虑了旅行的每个阶段。”安德里亚指着绘图桌上的设计图,老实说这图马沙完全看不懂。

安德里亚就指着这个马沙看不懂的图:“我们计划用吉穆立的蒸汽坦克作为基底,把整个东西造成火车车厢的状态,这样一来里面就有足够的空间给我们小队住,还有储物间。

“军队的敢死队他们应该有自己的载具,我们不用管。结束铁路旅行之后,它可以展开成适合在荒原上越野的形态。等我们到了海边,准备从海路去阿兹克的时候,它可以变成船!”

马沙:“还有两种形态?变形机构会不会影响可靠性啊?”

作为一个军迷,马沙还记得流行可变翼那段时间,所有的可变翼飞机都是后勤的梦魇,可靠性都比正常的飞机要低一些。

马沙的话,让吉穆立不高兴了:“你是看不起我们矮人的技术吗?侏儒和人类的机械装置都坏光了,我们矮人的设备还在运转呢!”

蒂亚娜立刻不爽,嚷嚷起来:“胡说,诺莫瑞根遗迹的矮人魔像什么的全完蛋了,但是侏儒的报警机器人和机枪蜘蛛还在呢!”

马沙都惊了,诺莫瑞根还行,是不是里面还有个叫电刑器6000的boss?那boss还会掉它的腿,是个单手武器?

安德里亚强行压过两人的争执:“总之,这个装置的可靠性你不用担心!等到了阿兹克上岸,他还有个四足步行形态,可以在阿兹克的山地快速前进。”

马沙:“还有四足形态……那为什么不直接四足呢?”

吉穆立:“因为四足在平地上跑的时候不如履带快啊,这不是显然的吗?”

“就为了快一点牺牲了可靠性?”

“我说了多少次了,可靠性不会有问题的,我以卡里斯纽曼的名义发誓。”

马沙点了点头:“好吧。但是……你不会告诉我这东西还能飞行吧?”

“怎么可能,这么重想想都不可能飞得起来吧,除非你用法术让他飞起来。”吉穆立说。

马沙:“那侏儒的直升机呢?侏儒的直升机也变成了整个变形大家伙的一部分?”

“不,我的直升机会背负在它的背上。”蒂亚娜说,“需要的时候再飞起来。因为我发现,我们有个平时就能飞的魔女,那平时空中侦察只要由她来负责就行了,我只负责在需要空对地火力的时候起飞。”

马沙:“哦……那安德里亚的动力装甲平时也放这上面对吗?”

“对,平时我的动力装甲就作为这东西上的副炮炮塔。”

马沙:“好吧,那么最重要的问题,这玩意要多久才能造好?”

“我会让我的同伴来帮忙,”矮人拍胸脯,“一周准造好。”

蒂亚娜盯着矮子:“听好了,你们造的时候不许加钻头!我们可是废了很大力气才否定掉钻头这个设计的!”

马沙:“为什么否定钻头?”

吉穆立:“对啊!居然把钻头否定掉了!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矮人和马沙对视着,然后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这个瞬间两人建立了超越一切的阶级友谊!

安德里亚和蒂亚娜对视了一眼。

安德里亚:“总之,我们会在矮人的配合下用一周的时间完成这东西,然后我们就出发。在那之前,你尽可能的去采购各种卷轴。”

马沙:“好吧,交给我,就这么定了。”

安德里亚盯着马沙看了好几秒,突然说:“当然,采购不到也没关系,现在这个局面,大家都想把保命的东西留给自己。我们有哈迪克准将的敢死队,此行的成功率已经大大增加了。”

“你就专心造东西,其他交给我。”

“哦对了,”吉穆立开口道,“我们不希望被干扰,所以你可不可以把那个长耳给带走?她现在隔三差五就跑到工坊里来吐槽我们的东西污染环境,一定会遭天谴的。”

马沙扶额:“还有这事?”

安德里亚:“有,她确实经常来。”

“行吧,我来解决这个问题。”

马沙刚说完,蒂亚娜又说:“还有那个狗头人!他整天来偷我的轴承和透镜组,好像只要是闪闪发光的东西他就会偷。”

“人家毕竟是龙的亲戚。”吉穆立揶揄道,“体型最小的亚龙种也是龙种,他们对闪闪发光的东西的爱是本性。”

马沙:“好吧好吧,我去跟密尔克吨说,他好歹也是圣武士,是守序阵营的,只要定下规矩就好了。”

“嗯,上次你说过他以后,他就不偷莉法的东西了。”安德里亚说,“但你并没有禁止他过来工坊乱逛和拿东西。”

蒂亚娜:“我建议你最好给它画一个圈,禁止他离开圆圈的范围。”

马沙:“不不,我不想这样,我希望我的队伍里大家都是平等的伙伴。”

“哇哦,平等。”吉穆立一副揶揄的口气,“我一直想说,你们人类废除了奴隶制,黑人平等了吗?不,没有,你的探险队里甚至都不愿意带一个黑人。”

马沙:“我只是没看到有合适能力的黑人,如果看到了我会带的。”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