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001 我电脑呢?(1 / 2)

马沙一觉醒来,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我电脑呢?

那台为了玩《赛博朋克2077》特意更新的电脑,堪称马沙买到的最成功的理财产品。

马沙第二个想法是:我为了适配我那台电脑买的王**同款电脑桌呢?

紧接着,随着大脑恢复运转,他疑惑起来:为什么目力所及到处都是木纹?

而且空气中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

这种味道让马沙有种强烈的想要开窗呼吸新鲜空气的冲动。

所以他站起来,跑到窗户边上用力一推。

然后他发现窗户是向上开启的。

上次他看见向上开的窗户还是在古装戏里呢,好像是潘金莲开窗喊大郎上来吃药。

但是马沙的记忆里,这个潘金莲穿得有点不正经,可能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古装戏。

马沙用手顶起窗扉,大张着嘴巴看着外面的景色。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到了西部了。

美国西部。

窗户下方,有个老汉在劈柴,听到马沙开窗的声音抬头喊道:“马沙,起床了就下来干活!今天老爸的老朋友要来,得好好准备一下招待人家,有的是活儿干呢!”

马沙愣住了,他完全想不起来楼下这个男人是谁。

这人有一张中国人的脸,和眼前的西部风光异常的格格不入。

有那么一瞬间,马沙怀疑自己来到了祖国的西部,准备建设大西北了。

但是视野里的牛群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牛明显是北美的品种,马沙在荒野大镖客这游戏里见过。

北美,然后有个看起来是中国人的男人好像是我这个身份的爸爸,从他的话语分析,他不是这个农庄的帮工,而是主人。

马沙再次扫视下面的院子:牛棚、马栏、谷仓一应俱全,结合自己住的这个房间的面积,自己一家人恐怕是个农场主。

西进运动的时代,中国人在美国西部能当农场主吗?

怎么记忆里西进运动时代的美国,中国人都过得很惨呢?记得是被像卖猪仔一样卖过来的,地位不比黑奴高多少?

马沙正疑惑那,下面那大叔生气了,他停止劈柴,抬头看着马沙:“你发什么呆呢?洗把脸下来干活啊!”

“哦。”马沙下意识的应了一句,但是内心还是处于状况外。他暂时从窗边离开,省得再被男人念叨。

毕竟,虽然设定上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老爸,但是这个设定马沙还没能接受。

他本来的老爸也就是啰嗦一点,严厉一点,还是很疼他的,所以他也不太理解网上某些人对自己父母的仇恨。

突然要他用对待父亲的态度来对待这个陌生人,有点困难。

他只能先闪人。

这时候他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马沙,起来了吗?”

女孩子的声音。

马沙是个普通人,能普通的对待女孩子,既没有社交牛逼症也不社恐,但是这个情况,让他忍不住浮想联翩。

自己可是穿越者,穿越者碰到的第一个女性甭管性格什么样的,肯定得漂亮。

下一刻,房门开了。

进来的妹子让马沙刚刚高涨起来的情绪凉了大半。

有些脏的裙子,粗糙的皮肤,还有完全没有光泽的长发,进门的妹子和漂亮可是一点边都不沾。

关键她一进门,马沙就闻到一股几天没洗澡淤积起来的汗味。

也是,就屋外这大荒原,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天天洗澡的样子。

这一刹那,马沙终于意识到自己从穿越之初就在意得不行的迷之味道是什么味道了,是自己身上的汗味啊。

一瞬间马沙无比想念未来的生活。

连妹子都是臭烘烘的世界,我一点都不想呆啊!

吹着空调舔纸片人不好吗?让我回去啊!

刚进门的妹子疑惑的看着马沙:“你干嘛这个表情?”

马沙尴尬摇了摇头:“我……没什么,睡蒙了没清醒过来。”

这时候,马沙注意到自己说的不是英语也不是中文。

自己能听懂也能使用这种语言,却不知道它到底叫啥。

于是他控制自己强行切会中文试探着问:“姐姐?”

至于叫姐姐而不是妹妹,大概是因为眼前姑娘给他一种年龄很大的感觉。

女孩一脸迷惘的看着马沙。

马沙换了个英语:“姐姐?”

女孩后退一步,扭头对门用那种不知道叫什么的语言喊:“妈妈,马沙好像中邪了!”

马沙赶忙换回不知名的语言:“不,我昨天学了几个新词,看你听得懂不。”

“新词?我们家又没有请老师,你上哪里学的新词?而且,你这也不像是英格利斯语啊。”

马沙眉头紧皱,他刚刚明明说了英文的姐姐,看来这个英格利斯语和他熟悉的英语不是一回事。

虽然英语的english也是可以翻译成英格利斯来着。

女孩疑惑的上前一步,摸了摸马沙的额头。

她身上的裙子很宽大,袖子非常宽,宽到马沙似乎可以透过袖子看到什么——

门口的动静吸引了马沙的注意力,让他错过了即将显山露水的风景。

一个小姑娘站在门口。

和先进门的女孩相比,小姑娘明显白净许多,容貌上到了及格线上,甚至让马沙开始怀疑姐姐本来也是个美女,只是被生活的重担拖累了。

小姑娘疑惑的问:“哥哥中邪了吗?”

马沙:“额,我没有啦。”

“他不知道从谁那里学了奇怪的英格利斯语。”姐姐回答,一边说一边松开马沙的脑门,“没发烧啊。”

马沙:“额,应该没有。我只是有点睡糊涂了。”

门口的小姑娘问:“你从哪里学的英格利斯语啊?是送信来的阿尔乔姆吗?”

阿尔乔姆?地铁系列游戏的主角?他不是在西伯利亚开火车吗?

姐姐叹了口气:“嗯,可能真的是阿尔乔姆,马沙,你不要跟阿尔乔姆学英格利斯语啊,他口音不对的,好像有东斯拉夫那边的口音。”

……得,还真是俄国那边来的人。

不对,也不一定是俄国,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地球还存疑。

姐姐又说:“好啦,既然没事就赶快起来干活吧。昨天阿尔乔姆送来的信是爸爸的老朋友寄来的,他今天中午的火车到冷泉镇,爸爸要搞一顿大的呢!他甚至还拿出珍藏的肥皂,今天我们都能洗个澡。”

门口的小妹妹大喊:“肥皂,吹泡泡!”

马沙闻着姐姐和自己身上的汗味,随口问了句:“我们上次洗澡在多久以前?”

一个多星期前吧,不算太久。

马沙不由得骤起眉头,大学时代他寝室有个“穴居人大仙”,一个月才洗一次澡,但是大仙身上的味道也没有那么严重啊。

可能是因为大仙整天缩在宿舍里不出门没出多少汗?

也不对啊,马沙的宿舍是那种比较老旧的,并没有空调这种先进奢侈的东西,全靠两个呼呼作响的大风扇降温。

大学后两年,学校升级了旧宿舍的电力系统,所以可以由学生自己凑钱装空调了,但马沙他们寝室觉得空调不如凑钱买个洗衣机实在,就选了洗衣机,从此不再需要洗澡的时候用jio踩衣服了。

马沙的思绪被外面传来的怒吼打断:“你们在磨蹭什么?快下来干活了,万一今天火车准点怎么办?”

马沙小声问:“爸爸的朋友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啊。”姐姐耸了耸肩。

门口的妹妹大喊:“爸爸说他是神枪手!是整个格莱昂最厉害的赏金猎人!”

马沙皱眉:“真的吗?”

“我哪儿知道?得啦,我看你觉也差不多醒了,收拾收拾下去吧。今天的活儿可多了。”

姐姐说完转身往门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招呼小妹妹:“佳佳过来,你今天也要干活,去给我们家的老母牛挤奶去!”

“今天有奶吃吗?”

“没有,是招待客人用的!”

“那我们吃一点也没事吧?平时挤的奶都拿去卖,我们一点都没得喝,招待客人我们总能喝一点吧?”

妹妹的抱怨声跟姐姐的脚步一起远去。

马沙在房间里站在原地,分析归纳现在掌握的情况。

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类似美国西部的地方,这里的主要人口好像是使用一种叫英格利斯语的语言,连搬到这边的俄国人——额,东斯拉夫人都要用英格利斯语。

但是这个世界,好像华人的地位比真实历史上要稍微高一点。

至少华人在这里可以拥有能养得起奶牛的牧场……

这个时候,马沙忽然听见绵长的啸叫声。

他疑惑的从窗户探出头,问下面砍柴的男人:“什么声音啊,额……”

爸字果然还是没喊出口,马沙对喊别人爸爸还是很有抵触感。

主要他完全没有正主的记忆。

劈柴的男人抬头看看天:“鹰的叫声你都不认得了?”

鹰的叫声啊……

马沙抬起头,看到天上有个非常小的点在缓缓移动,这个世界应该还没有飞机,那应该就是鹰了。

他嘟囔了一句:“鹰的眼睛!”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看来并没有因为他穿越到了西部,就获得了布里斯塔警长的力量。

仔细想想,人家是宇宙警长,新德克萨斯也是地球之外的殖民星球。

劈柴的男人怒吼:“你在发什么呆呢!快下来干活!”

话音落下,远处的草甸子里,突然飞起一大群不知名的鸟类。

砍柴的男人猛的扭头,盯着远方。

马沙一个激灵,他在电影里见过这个展开,《西部往事》的经典场面。

接下来这家人就该绝户了!

砍柴男人的表现,明显也不对劲!马沙看见他扔下砍柴的斧子,奔向家里。

于是他猛的离开窗户。

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样想的刹那,楼下传来砍柴男人的声音:“大丫,带你妹妹躲起来!马沙,下来拿枪!”

马沙犹豫了一下,下去拿枪跟着那个男人一起抵抗,可能生存的机会更高?

嗯,有道理啊。

所以马沙站起来,打算出门去。

就在这时,他听见窗户外面传来引擎的轰鸣。

——西部片里怎么会传来仿佛坦克迫近那样的引擎声?

马群奔腾的声音还差不多!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马沙趴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向外窥视。

他看见背着三根烟囱的重型机械隆隆开来,驱动机械的履带看起来像是废铁拼接起来的。

——居然还是个蒸汽朋克的世界,那这肯定不能是地球了。

关键这机械自己有引擎,前面还有八匹高头大马拉着它。

那马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因为它们身上插满了试管,还有非常明显的缝合线。

这马应该是从弗兰肯斯坦的世界观里跑出来的。

这什么混搭风格?

科学怪马拉着科学怪机?

难怪远处的鸟会被吓得飞起来——明明刚刚砍柴男人这么大声嚷嚷,连一只鸟都没惊起。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