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89章 尾声(1 / 2)

2017年的最后一天。

江妍一大早从学校赶回家,整条街上都是白茫茫的雪片,明明还未进入隆冬,气温却低得可怕。距离跨年的整点还剩不到八个钟,广场上空已经开始飘洋起甜蜜蜜的音乐。

江妍在楼下跺了跺脚,把沾在毛衣上的雪点拍掉。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微信跟林森道:“晚上吃完饭,我再出来找你好不好?”

他没回。

她一路到达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一阵激烈的讨论声从楼上的书房传下来。

“卧槽!!!捡到awm了牛逼啊!!”

“又遇到挂比,姐夫,搞他!!”

“nice!以为躲在车底就看不见了吗?”

竟然在家?

换上拖鞋,还没上楼,江妈妈就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盘还没下锅的饺子。她疑惑的盯了几眼,小年夜,自家的习惯是吃汤圆来着。今年转口味了?

“噢,不清楚森森喜欢吃饺子还是汤圆,”江妈妈解释道:“就都准备了。”

这个理由还真是让她……无话可说。

从见家长到现在,六个月的时间里,江妍亲眼见证了林森的地位节节攀升。起初,妈妈是打着多加了解的名号,提出了让她每个月抽一天的时间,带他回家吃饭。

于是乎,在饭桌上来来往往的聊天中,林森无意(?)透露出复杂恶劣(?)的家庭关系,平时在基地里十分艰苦(?)训练,没有赢比赛搞不好还会被教练毒打(?)……

完全是神级般的演技,暴躁老哥什么的,不存在的,狡猾得像只狐狸。江妍看的目瞪口呆,搞得她开始反思,之前他口口声声说的“手痛脚痛全身都痛”是不是故意的。

真·大骗子。

事实证明,卖惨绝对是对付丈母娘的一把好手,尤其他还长的好看,眉毛一拧,江妈妈立马被攻陷,慈爱的光辉笼罩进了现实。

什么检验他靠不靠谱之类的想法全部扔在脑后,偶尔还会牺牲自己去美容院的时间,煲汤送去给他喝。

简直当他是亲儿子。

唯一清醒的江爸爸,表示“呵呵,我就看你装,打死我都不看好你”的冷静态度,也在前段时间翻车了。

随着绝地求生火了之后,中年老父亲冰封已久的游戏之魂被燃燃熏起,可惜志向很远大,操作却刚到爆——“排队二十分钟,吃鸡三十秒”说的就是他了。

顺理成章的,林森开始带他吃鸡,各种闭眼吹,让装备,把江爸爸哄得十分开心,关键时刻,还会冲出去替他挡子弹。

男人间的革命友谊,就在这种高光时刻建立了。

江爸爸:“游戏真好玩,女婿很优秀。”

……

江妍奉命端着汤圆上去了。

书房里静悄悄的,三个大男人围坐在电脑前,一脸严肃,林森坐在中间,雾霾蓝色的毛衣,衬得他气质寡淡,下巴藏在领子里,一脸肃穆,手速极快的操纵着鼠标。

接二连三的子弹声密集响起,胜负就在千钧一发。

她识趣的不打扰,端着碗回了自己的房间。

十几秒后,游戏结束,他顺利吃鸡。

在晓白和江爸爸兴奋的讨论声中,林森摘下耳机,从椅子上起来,脚步追随着她的背影,后脚跟着进了房间,面不改色的反手把门锁上。

江妍刚把发圈摘下来,对着镜子整理着乱糟糟的头发,见他进来,放下了梳子。

林森从后边抱住她,稍低下头,脸贴脸,鼻尖蹭过冰凉凉的发丝,“什么时候染的?”

茶棕色下的肌肤,如奶油般滑腻,细看还能看到细细小小的血管。

好乖好可爱。

江妍摸摸他的手指,不太好意思的回答:“就你们年会那次,造型师给你染了……”

她还记得看到照片时的怦然心动。

没有黑发时的沉默内敛,有种日系的温暖感,她抱着手机,跟着粉丝们一起欣赏了好久,然后不知怎么想的,也偷偷去染了同款发色回来。

在一起越久,就越想和他同步。

比如买衣服的时候,会想着有没有男款的……一起穿的话……镜子里,蓝色跟浅粉色的毛衣依偎在一起,般配到不行。

手心也是烫烫的,酥酥的。

“对了,汤圆……”

她拉住他的手,往桌子旁的小沙发上坐下,面积不大,林森干脆把她安置在腿上,像抱着娃娃,手握着勺子,慢慢的舀了一颗上来。

“甜的,我不喜欢吃,”他挑眉道。

“不可以,”她小小声的说,“妈妈给你煮的……”

话还没说完,一颗汤圆直接送进了她还在唠唠叨叨的嘴里。

“好烫……”

她攥紧他的毛衣袖子,微张着嘴,一脸无措。

林森赶紧放下勺子,捧住她的脸,小心翼翼的给吹气。

她囫囵的吃了下去,脸蛋红红的,别着嘴,“又让我帮你吃……哼,撒谎精。”

就着这个姿势,含住了她的嘴唇,舌头伸进去,轻轻的纠缠了一会,甜甜的。他捏住她的耳垂道:“黑糖的。”

她:“……”

又喂了一颗进去,接着亲了亲。

纵使只有几种味道,都被他仔仔细细的品鉴出了千般不同。

一碗汤圆,被喂了一口,又亲了一口,整整倒腾了半个多小时,到底是顾着大人在,不敢太过放肆,没一会,林森就跟在她后边下楼。

“森森,汤圆好吃吗?”江妈妈心情很好的看着他们。

“好吃,谢谢阿姨,”他分外乖巧的回答,眼睛却停在她红润润的唇上。

江妍不自在的低下头,也不知道是在指什么,拿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腰,明明一个都没吃……

晚饭的时候。

暗色的天幕上,是从广场处放出的烟花,光芒万丈,片刻间就消融在开始变大的雪点中。

今年比往年更热闹了点。

江妈妈心满意足的挨个夹好菜给三个孩子,便扭头开始跟江爸爸说话。

林森低着头,把果粒橙打开,倒满玻璃杯后放到了她的手边。江妍夹起一只白灼虾,习惯性的放进了他的碗里,接着,第二只,第三只……

然后又把茄子扔进去。

不想剥,给他。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