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53 龙虎擂(1 / 1)

“你做的没错。”霍东青沉默稍许,开口回答倪志勇。倪志勇倒是对霍东青的赞同有些意外,心里非常开心。

波仔、鸡佬等人为了一点利益,甘心受人驱使,出卖兄弟。按照江湖规矩,本身就是要三刀六洞,千刀万剐。

倪志勇以前不是江湖人,但是现在是了!他直接把江湖规矩用在叛徒身上。一开始害怕霍东青感觉手段残酷,反对,所以先斩后奏,做了再说。

见霍东青没有提出意见,他一方面接受,一方面提出请求:“不要告诉师父。”

“好。”霍东青点头。

波仔、鸡佬等人是死是活,展义魁早已就不关心。他不主动说出口,师父不会问。

倪志勇请师弟吃了一顿午餐,吃到一半的时候,倪志勇却接到一个电话,不好意思的对霍东青笑笑,拿起椅背上的棕色夹克起身时离开:“对不住,码头出点事,要出去干活了。”

霍东青还是那句话:“注意安全。”

现在倪志勇可不是去码头搬货,凝重的眉头当中,透露出一股杀气。

霍东青则放下碗筷离开倪家。

他打通九龙城寨第七擂十连胜,强制升擂为第八擂拳手,第八擂名叫龙虎擂,每个月办一场,一场三局比赛,每个上场拳手都需要大老板提前敲定。

可以说,龙虎擂是九龙城寨平时最狂热的比赛,每一位第八擂拳手都有撑他的大老板,而且拳手实力都很强,龙虎擂便是取“龙争虎斗”的意思。

根本不会有经纪公司安排拳手上场的情况。因为,每一位大老板都特别希望捧自己的拳手上场,帮他赢钱!

有时候拳手上场甚至要以竞价的方式。

小邵生已出一百万港币的高价,帮霍东青标下月底登台的名额,可惜,他不能直接标伍峻豪下场,否则小邵生出多少钱都让伍峻豪下场挨打!

龙虎擂!

谁是龙,谁是虎。

总要打过才知道。

霍东青距离上台的时间还有一周多,所以他没有急着回城寨,中途,梁业钿给他打过一个电话,霍东青接完电话才知道,罗刹便是龙城委员!拳擂经纪经纪公司的老板!

霍东青对这个消息非常意外,梁业钿觉得电话说不方便,干脆请霍东青出来饮茶。

陆羽茶楼,桌面摆着一壶普洱,三屉点心。

凤爪、虾饺、排骨。

时间:三点半。

标准的饮茶三件套。

霍东青穿着一身短襟,喝着普洱茶,面色疑惑,出声问道:“罗刹作为龙城委员,点会来第七擂做经理人?”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梁业钿摆弄着竹筷,架起一颗虾饺,轻轻咬下一口,面露喜色:“罗刹前几年打通第九擂,当上龙城委员。最喜欢就是找男宠,越帅,越能打的那种。”

她眼神戏虐的看向霍东青,霍东青心里一虚,连忙解释道:“我可没挨鞭子的习惯。”

“你可以试试。”梁业钿挑挑眉:“给罗刹玩的男人可不少,不过她对男宠很大方,鞭子归鞭子,起码挨的不亏。”

“而伍峻豪杀人逃进城寨以后,最先靠打出名,然后被罗刹收入房中,最终扶持成第八擂的话事人!理论上讲,伍峻豪是罗刹的人,而且是罗刹手下最有出息的那匹马。”

“可是两年前伍峻豪有个的堂哥,名字叫作伍世豪。”梁业题提起另一个名字,霍东青眼皮一跳:“妈的,耳熟能详!”

不就是跛豪吗?

不过,跛豪现在还没跛,是一个堂堂正正,能打能抗的大佬。

梁业钿说道:“伍世豪从潮州逃难来港,后在码头加入潮州帮。潮州帮不是四大家族,却很支持雷乐。因为雷乐也是潮州人,而且算是潮州帮的客卿身份。”

“伍世豪在潮州帮里的势力逐渐坐大,现在已经重组潮州帮里的打仔,排除那些掌控不住的潮州商人,潮州大亨,组成了一个叫作义群的字号。而伍世豪能够坐大的原因,便是攀上雷乐那棵大树为雷乐做事…….”这算介绍了一个伍世豪的成长史。

霍东青心里清楚,故作惊讶,赞叹道:“好威风!”

然而,梁业钿嗤笑一下,却不屑道:“自从伍世豪发达以后,伍峻豪便不满足做罗刹的男宠,而且暗自发展势力,导致罗刹和伍峻豪冲突不断,而且由于伍峻豪的势力,呃…还有罗刹的古怪癖好,经纪公司的拳手们大部分都支持他,令罗刹陷入到势单力孤的境地。”

霍东青明白了。

“所以罗刹的身份其实不难查,那些大老板,高段经理人们心里都知道…”

“嗯。”梁业钿点点头。

“为了拉拢人而已,接接地气。”

“呵。”霍东青有些语气,不过想来罗刹背地里是有计划的,不然罗刹和伍峻豪,理论上同样是雷乐的人,罗刹怎么会来跟霍东青联系?

伍峻豪联合伍世豪私底下在城寨里搞事,想要吞下城擂经纪公司的利益,估计雷乐了解的也并不清楚。

否则,雷乐从中斡旋,双方不至于撕的这么难看。雷乐也不知道罗刹想要坑他。这些大人物真是算盘打的噼啪响,一个比一个响,每个都有自己的想法。

这样正好!互相间的间隙、想法越多,霍东青就越有搞事的机会。而他没有把罗刹和自己透露消息的事情告诉梁业钿,主动把茶楼单给的买了,便打算去湾仔购置一套公寓。

手上留了些余钱,该置办的不动产,还是得办。这边,霍东青刚刚交完“千呎豪宅”的订金,另一边,他便收到城寨马仔的消息。

“鸭王超,找我乜事?”霍东青坐人力车回到城寨,第一时间找到鸭王超,眯起眼睛道:“嫌罗刹的转会费不够用?”

要不是鸭王超身边没有带枪手,他早已升起杀意,提早结果鸭王超的命。鸭王超却连忙摆手讪笑道:“青哥,别动火。”

“我怎么敢和你找死?这次不是我揾你,而是有人要揾你啊…”鸭王超朝旁边努努嘴,卢振亭表情凝重地看向他。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