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1 70年代的人(1 / 1)

霍东青坐在医馆内堂先生位,身着一套黑色锦布长衫,用手搭住一位渔夫洋手腕,笑道:“茯苓、芍药、生姜、附子各三钱,白术两钱,生姜记得切片,附子记得去皮,八升水煮成三升,去滓温服七日,日服三次…..多吃韭菜,少放飞机,这就不会尿频尿急了呀。”

“拳仔青,我也不是天天放飞机啦…..”渔夫洋坐在天义和堂内的小木椅上,身上充斥着“海人上家”特有的鱼腥味笑道:“偶尔练练臂膀!妈的,没想到现在尿尿都火辣辣!长枪都变火枪啦!”

“哇!渔夫洋!”天义和大堂排着一队阿姑阿嫂和几个看跌打的汉子,苦力强排在队伍里张嘴大笑道:“你的火枪坏掉了!”

苦力强的性格十分乖张。

几位阿姑阿嫂则捂嘴嬉笑:“哈哈哈哈!”

“渔夫洋,长枪不能放子弹呀!你的枪一直是火枪来着,只是现在枪膛烧掉!阿姑帮你磨磨还能打!”

她们言语大胆,眨眨眼皮,眼神中不乏挑逗的味道。

渔夫洋回头本想大声吼斥苦力强“扑街”,可对上阿姑阿嫂们的目光,不禁只是瞪起眼:“苦力强!傻仔来着!”

1970年的港岛,战后初建,硝烟未散,遍地黄金。

此时,十五元可以养活一个人每月的最低开销,此时,30至40元的月收入可以养活一家人,此时,西塘体验一次最便宜的鸳鸯茶餐厅”也不过五元……

霍东青三个月前从21世纪的20年代,穿越至20世纪70年代的港岛,成为“天义和”武馆的一名弟子,负责承担武馆的医馆生意。

武馆、医馆则都开设在西塘区的占领街。

虽然医馆的起点很低,但是他也立志要在这个年代打出一片天地!不妄来到港岛重活一世!

他恰好前世又是一名妇科医生,知晓的一些知识用来“起家”足够了。

等到靠医馆积累起一些原始资本,自然就能一飞冲天,

天义和则更像个墨守陈规的老古董。

霍东青要着手开始做一些改变。

“到药柜交钱领药,留药帮煮的话记得定时来取,多交一元。”

他将吹平的纸张交给打鱼佬道。

“多谢霍师傅。“渔夫洋收起方子,领药交钱。

苦力强却满脸不舒服的扭动起手臂,一屁股坐到诊台前,表情不羁的抱怨道:“拳仔青!以前留药帮煮无收费,怎么突然收起数来?”

“强哥,你也知啦…我师父收养一群孤儿仔要食饭的……”霍东青表情温和的接过他手臂。

苦力强却不依不饶的道:“残魁是个好人来着,你要继承残魁的善心啊……”

霍东青面带轻笑的婉拒道:“再有心善也是要食饭的……”

“武馆当成福利院来开,医馆又快开成善堂,边个吃得消?”

“话不是这样说的,你可是残魁的弟子,不多学着师父多做点好事,小心你师父打断你手脚啊!”苦力强扯嘴嬉笑。

霍东青按摩着他的手臂筋络,单手撑住他肩膀,猛然用力,“咔嚓”一声!

苦力强的关节立即响起两声爆脆。

他睁开眼睛,表情舒爽的吁出口气,摆动双臂感觉舒服很多,

霍东青的师父“展义魁”为天义和坐馆,十几年前就开始收养战后孤儿,养了几十个孤儿仔,差点把武馆养到破产!

现在不止武馆开成儿童福利院,医馆都要开成善堂,不做些改革怎么经营的下去?

苦力强站起身,理所当然的讲道:“阿青!给我拿两幅龙虎贴!和以前一样挂在账上,发工钱再结。”

“苦力强,码头工钱可是每天一结。”一名阿姑补充道。

苦力强却不管不顾的走向药台,大声喝道:“叉烧仔!给我拿两幅龙虎贴听见没?”

药台负责抓药的武馆弟子吓一大跳。霍东青却一反常态的站起身拦住苦力强:“强哥…我已经和街坊邻里通过气了…希望你别让我难做…你已经欠医馆五十元了,抓药再不给钱,医馆开不下去的。”

苦力强却仗着码头工人蛮力,加上学过几天洪拳,身边站着几名码头兄弟,抓住霍东青的小臂大为恼火道:“拳仔青你乜意思!话我拿药不给钱?”

他脸上既不害臊,嘴上还不想服软的叫嚣道:“靠!我几时话过不给医馆的钱?只是手头上暂时拿不出来!开医馆的总不能逼死人吧?你们一屉药就比我干一年还多,心肝黑不黑!”

“靠!心肝黑不黑你说的不算!街坊邻里心中有数!交钱拿药,问诊免费,今天拒不赊账!”霍东青目光扫过后面的码头兄弟,不仅不退,反而更坚定道。

如果好人都顾不得自己的利益,活该饿死!

那么他可以做个普通人!为了自己利益而活的普通人!

当然,普通人也要讲兄弟情义,因此,两条街外的立春堂,帮煮费收三元,他只收一元。真正付不起药的穷人继续免费,但不针对苦力强这种烂人!

“阿青!你变了!你以前很好说话,几时学到古惑仔脾气?”苦力强有些意外,心底更升起邪火!

“今天必须交钱结账!”霍东青手腕纹丝不动,满脸坚定的盯住苦力强道。

“竟然还在医馆赊账的瘪三”,“交钱啦..废材”,“烂仔,别丢家里人光脸”。

苦力强听者医馆里阿姑阿嫂们的咒骂声,心里邪火冲上脑门,当即狰狞起面目,一手捏着拳仔青手腕,一手挺起冲拳就向他捣来!

苦力强的拳风凶猛,势如万钧,捣拳如捣锤!对洪拳十二桥手中的“刚字”决颇有心得!腰部与左手狞成股劲力,腰马合一,身体宛如大龙般卷起,一记犀利到破风的直拳便朝对手的面门砸去!同时,伴随着一记提起气用的喝声!

做到“快!准!狠!”三个字,可惜却下盘不稳,浮于莽力。

霍东青右脚后撤半步,脑袋向左面微扁,闪开拂面的拳风,掰住他手腕,瞪起眼道:“干!站着走出医馆算你赢!”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