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078章 回到时钟塔(1 / 1)

跳高的卫宫士郎,fate世界名场面,罗伊一早就准备好录制下来了。

不仅是跳高的士郎,更重要的是要录进去在别处观看士郎跳高的远坂凛和间桐樱。

至于一直被谣传也看到士郎跳高的露维娅,罗伊没看到。

按照fate/ubw的设定,露维娅应该是在伦敦的时候第一次碰到卫宫士郎,并且被购物回来的卫宫士郎一手拿着购物袋,一手投影干将剑,背着露维娅,来了个英雄救美,让露维娅迷上了他。

但是在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世界中,那个卫宫士郎根本没有学习过魔术,自然没有机会去伦敦来一个英雄救美,不过士郎的“女难之相”却照常发动了,在那个世界,露维娅当天碰巧坐车经过冬木大桥,在车上看到了卫宫士郎跳高的身影。

总体来讲,卫宫士郎的跳高的观众就是薛定谔状态,他未来的潜在后宫都可能随时“看到”当天跳高的士郎。

不过罗伊这次是真没看到露维娅,虽然不排除没有很强感知能力的他没办法一一搜查路过冬木大桥的车辆,不过按照露维娅目前对于远坂家的态度,十二岁的她来冬木市的概率不大。

“呦吼,少女对少年的情愫的开始嘛,吼吼……现在还不是处理间桐家的时候,以后吧。”

重新回放录像,从好几台录像机中剪辑好远坂凛和间桐樱观看士郎的专辑后,罗伊满意地将其刻成光碟。

这次来冬木市,就是为了卫宫士郎和切嗣的事情,至于远坂家和间桐家那些破事,现在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时期。

尤其有暗中潜伏的金闪闪,和保命能力一流的间桐脏砚在,这种事情要么不处理,要处理就一次性做到周全,尽量减少后患。

“嗯,这次就这样吧。”罗伊满意地将远坂凛和间桐樱的两份光碟收好,准备等着未来,如果卫宫士郎真的和其中的一位结婚,就把记录了另一位看跳高的光盘送给新娘当新婚礼物。

——————————

在切嗣的“衣冠冢”葬礼结束后,罗伊立刻带着卫宫士郎赶赴伦敦,面见韦伯。

“是吗,卫宫切嗣死了啊……”听到当年一同参加圣杯战争的对手逝世的消息,韦伯感慨万分。

“看来,圣杯战争在我们所有人中,都留下了巨大的伤痕啊,不论身体还是心灵……所以,你就这么把他儿子带来了?”感慨之后,当着士郎的面,韦伯丝毫不掩盖自己面对一个大麻烦的头疼感,问罗伊。

“将杀死上一代君主的人的儿子,直接带到这一代君主面前,你是怎么想的,罗伊!”

“咱们埃尔梅罗教室不是专收令其他教室棘手的偏才怪才和问题儿童吗,”罗伊不在乎地解释道,“而且前代死于魔术战,别人又说不出不是来,我们不给士郎穿小鞋,别人就不会在意。”

不是士郎胡说,死于魔术战,是魔术师中默认不可以寻仇的死法,如果真的要报仇,也要在明面上找其他理由,甚至是正面打算抢夺对方的魔术成果,也不能因为魔术战中死了人而报仇。

因为时钟塔是默认鼓励魔术战的。

对于魔术师来讲,抵达根源是最重要的目的,为此不惜穷尽一生,甚至一代代的努力。

这种情况下,一人的思路和研究往往是有限的,闭门造车不可取,不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他魔术师都有各自擅长的地方,往往需要借鉴,至少要多些见识。

但是魔术师的第一要义就是保持神秘,不仅仅要保持神秘不被普通人知晓,更要保持自己家系的神秘,所以魔术师们不肯能随意拿出自己的研究成果。

能够达到互相信任、邀请对方来自己的魔术工坊、对方也放心自己到别人的魔术工坊不会被害、双方有限度地分享部分研究成果的魔术师们偶尔会组成研究合作关系。

但是能达到这种信赖程度是很少的。

所以,就要有魔术战。

魔术战是最好地展现魔术成果的方法之一,尤其是显现出来的往往是魔术效果,其原理是隐蔽的,相当于双方都保持了自己魔术原理的神秘,又看到了对方魔术的效果,然后靠着自己的眼力和见识分析,增长学识,开阔思路。

这是魔术师之间的非友好“学术交流”。

其结果有时候点到为止,有时候是残酷的,但是即便下死手,死者的魔术刻印对方也不会收取,而是留给对方的后代,将魔术家系传递下去。

因为双方的目的都是见识魔术,不是杀死对方。

所以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肯尼斯才高傲地对韦伯说要教导他“魔术师战争的残酷”,因为对他来讲,魔术战属于常见操作。

然后就被不讲武德的切嗣用炸弹和起源弹教做人了。

切嗣熟悉的是战斗,肯尼斯熟悉的是魔术战,魔术战中用炸药对于魔术学习没有任何益处,根本没有在他的考虑之中。毫无精神准备的肯尼斯吃亏乃至身死他乡,都是必然的。

圣杯战争不是魔术战,而是不择手段的战争。

但是在时钟塔的眼中,这个魔术仪式,仍然属于魔术战。

那么,按照惯例,属于学术交流,失败的一方不能因为这个理由去找麻烦,不然以后就没有人愿意魔术战了,还得担心报复。

这也是为什么ubw时间线中卫宫士郎在第五次圣杯战争后还能毫不担心报复地去时钟塔学习。

再说埃尔梅罗派系经过动荡,前几年几乎分崩离析,现任君主虽然惋惜,但是不会给肯尼斯报仇,而莱妮丝更是完全不在乎肯尼斯。

剩下的基本上都是旁支和罗伊这样新加入的学生,所以埃尔梅罗派系是没有人在乎卫宫家的,既然埃尔梅罗派系不在乎,其他人就更不在乎了。

最多也就是降灵科的下一任君主布拉姆·娜泽莱·索非亚莉可能会来搅和一下,因为跟着肯尼斯一起死的未婚妻索拉是他妹妹。

当然他也不是真在乎,有什么事情,莱妮丝都能挡回去。

“而且,埃尔梅罗二世老师,手下卫宫士郎,不仅能得到一个好苗子,还有赠品哦!”

说着,罗伊的一只手一下子插入了士郎的胸口中。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