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千三七 愿拜老夫为师(1 / 1)

“轰隆!”

三派大营外,一时间被杀得岌岌可危。

解溥宗将一众青凝谷修士聚到一起,垂泪叹息道:“老夫带着诸位来这南蛮拼死搏杀,总算不辱先辈,谋到了一块万年基业。”

“只是可惜这灵地虽好,却要拿命来填才行,今日恐怕就是我等杀身成仁之时!只是一想到未来我等后辈能借此腾达,甚至元婴化神也未可知,恢复吾祖荣光。”

“老夫就觉得,我等今日牺牲,就是极其值得之事!”

说完微微一顿,只听得下面一阵耸动。显然生死之间自有大恐怖之事,之前解溥宗修为又高,还能给青凝谷带来利益,一言九鼎,自然有些事情到他这还看不出来什么。

但是今日生死之间,很多人就再也难以隐藏,细微之处自然就露了出来。

因此解溥宗故意微微叹息,好像在缅怀一般,实际上他和沙百里两个偷偷朝着下面众人一个个观察过去。

毕竟之前千云生可给了他们任务,必须要看到他们培养出几个苗子出来才行。这件事情既然千云生亲自把关,他们自然不敢糊弄。

除了他们借着关系,塞进去一些心性、资质都还不错的本家族人之外,剩下来的就要从这些修士中挑选了。

另外他们也同时借着这次事情,看看有没有什么和他们离心之人,如此也能抢先一步进行处理。

因此他们虽然心中知道别看外面杀声震天,魂族、灵族几乎宛如潮水一般,一波一波毫不停歇。

但这是因为莲儿等人的援军已经离此不远,所以魂族灵族才会如此疯狂。只要撑过眼前至暗时刻,想必后面就自能云开见日。

不过越是这个时刻越是能考验人的时候,所以解溥宗偷眼一个个瞧去。只见得有些弟子一脸坚韧,显得极为坚定。令得解溥宗暗暗点头,这些弟子想必能进入下一步的考核。

而有些弟子则显得有些沮丧,显然是觉得自己天资不错,没想到今日却要折在了这里,似乎颇为不甘。

令得解溥宗暗暗摇头,心中冷哼。正所谓疾风知劲草,越是天资聪颖,越是容易自恃甚高。这些修士还需要好好敲打一番,否则恐怕难当大任。

还有几个筑基修士,一脸贼眉鼠目模样,令得解溥宗暗暗吃惊。这些修士平时在他面前装得人模狗样,没想到这会却露了跟脚。

毕竟他解溥宗自己就是善于察言观色、溜须拍马之辈,这些修士对他简直就是大巫见了小巫。甚至不夸张的说,这些修士只要稍一撅屁股他就知道对方会下什么蛋。

因此心中冷冷一哼,将这些人已经暗暗判了死刑。

不过他心中活动虽多,但表面上却仅仅是微一叹息之后,嘴上就继续不停地故意道:“不过话虽如此,老夫已经抱着与大营共存亡的决心。但是你们却不必如此,自然回头能杀出去一个就是一个。”

“后面我会和沙长老为诸位创造机会,一旦大营被破,你们就分头突围。”

“只不过你们这些炼气修为的小辈修为不够,恐怕也跑不了太远,必须要你们这些筑基修为的帮衬着些才行。”

“这样吧,你们大家互相商量一下,之间怎么互相照应,反正记得为我青凝谷带出去越多火种就越好!”

“这.....”

显然解溥宗已经说得清楚,他看中的可不是筑基修士,而是这些炼气修士。不过想想也不奇怪,毕竟这里的大部分筑基修士全都是解溥宗用小筑基丹强行拔上来的。

他们既然没了再次晋级的潜力,自然在解溥宗的眼里价值就没那么高了。反倒是这些炼气修士,搞不好从中间还能出一些好的苗子。

因此众人心中微微一想,就明白了解溥宗的苦心。

可是贪生怕死乃是人之常情,虽然这些筑基修士没了再进一步的希望,但是这会他们分明是比这些炼气修士有大得多的逃出去的机会。

可是若要是按照解溥宗的吩咐,带上这么多拖累,恐怕立刻他们能逃出去的希望就渺茫了许多。

因此一时间除了几个修士主动出言之外,近半修士都有些沉默下来。

这让解溥宗心中暗暗将这些修士全都记下,未来这些人身后的家族定然会受他们这次表现的牵连。嘴上却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

“这样吧,老夫和沙长老这里还有几件筑基期的精品傀儡。谁要是愿意出手,这些傀儡就赐与他们。回头想必有了这些傀儡,你们也能更容易逃离。”

解溥宗这话一说,顿时剩下的修士终于全都踊跃起来,这让解溥宗心中更加冷笑。

可是就在这时,却有一位炼气期的修士并不附和众人,反而站起身来摇头拱手道:“晚辈以为,太上长老这番安排甚是不妥!”

“哦?”解溥宗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当面质疑自己的安排,抬眼瞧去。发现眼前之人乃是宗门南来之后收容的流民中,培养起来的一名修士。

因为此人身后没有家族,缺少家族资源的支持。虽然青凝谷供应不缺,但是没了更多助力,因此自然平时并不显露,没想到今日却敢于当众顶撞起自己的决定来。

这让解溥宗微微一愕,就饶有兴致地道:“哦?长空是吧?今日即是生死关头,言者无罪,你且直说就是。”

“是!”显然这名叫长空的修士不卑不亢,直接拱手就道:“晚辈觉得,此事恰恰不应是太上长老为晚辈等掩护,反而应该是晚辈等千方百计为太上长老的撤退创造机会!”

说完他微微一顿,就在众人讶然的神色中道:“我青凝谷之所以能在南蛮扎下脚跟,两位太上长老居功至伟。”

“可也正是如此,恰恰两位太上长老才是我青凝谷的定海神针!”

“有太上长老在,则我青凝谷就自然兴旺不绝。可是一旦两位太上长老全都去了,则我等一群筑基、炼气修士守着一个元婴之地,必招人觊觎。”

“恐怕不出百年,我青凝谷就要名存实亡了!”

其实这个叫长空的修士此言众人未必心中不知,但是既然解溥宗和沙百里两个愿意留下来给众人做掩护,自然众人乐得装这个糊涂。

这也让解溥宗暗暗点头,此非智,实则勇矣,看来这名叫长空的修士倒是值得好好考察一番。

不过就待这名叫长空的修士还准备多说几句,将自己的想法详细展开。

谁知道突然外面一阵金锣鼓鸣之声,听声音,竟然是敌人退兵的消息。这让众人一阵愕然,不明白为何胜利在望,敌人却突然退兵。

反倒是解溥宗和沙百里两个相视一笑,暗叹还是主子算无遗策。

于是点了点头,和颜悦色地对这名叫长空的修士道:“甚好!老夫坐下恰好还缺一名记名弟子,不知长空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啊?”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