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千三二 算计更有算计(1 / 1)

天星峡内,两峰如黛,中间夹着一座波光粼粼的大湖。湖面上,微微一阵风起,就吹皱了一池湖水。

这会虚魔神君正和孔公鉴两人立于湖面之上,只听得虚魔神君仿若高道般的轻笑道:“如此山色湖光,美不胜收,只可惜不能与孔公煮茶为乐。”

“否则这湖水之中,有一道碧波暗流,却是水中之臻。配上老夫精心炼制的天心雪茶,倒是人间不可多得的口福啊,哈哈!”

孔公鉴则吧嗒了一下烟杆冷笑道:“老烟鬼可品不出什么好茶,就算你把这茶泡给老夫喝了,那也是牛嚼牡丹罢了。”

说完,朝着虚空一伸,从里面接过一个全是用细细金丝缠满的小小袋子。这袋子上还有细纹錾刻出雕螭缠蟒、鼎纹玺饰般的精致配物,一看就非是凡品。

只见孔公鉴接了这袋子出来,就哼声道:“我说虚魔老儿,这袋子中就是你要的玄晶金屑和诸般之物了。”

说完轻轻一点,让虚魔老儿看清里面之物表示自己并无作假。然后才肃颜道:“东西想来你也见了,既然这交易的地点由你选了。那这交易的方式,可就得我来定了。”

虚魔神君见到孔公鉴手中的东西,不由得脸色暗动,目光有些贪婪地大笑道:“孔公果然是信人,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让孔公先见一样东西。”

说完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突然“轰”地一声。整个山谷的巨大湖口,竟然变成了一张择人而噬的吞天大口。

而且不仅如此,这大口还仿佛像是生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想要将孔公鉴这人全都给吸进去一般。

“哼!我就猜到你这老魔不会老实!”

孔公鉴显然也不是对于虚魔神君就那么的放心,因此早就提着一份小心。

不过他也没想到,虚魔神君竟然在自己一拿出宝物出来就敢动手。但是仗着他也是成名人物,对方还被自己所伤、不耐久战,因此他边骂手上却也不停。

只见他除了将烟杆猛然下敲,从中间抖落出一颗火星出来。朝着下方张开的狰狞巨口中落去,自己则整个人就快速地朝着天上飞去。

“哼!想跑!?”

显然虚魔神君也深知,自己既然动手,就最好是速战速决。否则时间一长,被孔公鉴冲了出去,自己没了这地利优势可就再无胜理。

因此他刚想出手阻拦,谁知刚才孔公鉴敲落的那一点火星,竟然宛如流星般,就投入到那大口之中。令得那大口仿佛如遭雷殛,簌然颤抖不说。

那一点火星竟然还“啪”地一声,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似的。“嗤”地一下,就迅疾地将它周围的一切全都点燃!

“这是!!”

显然虚魔神君也不是泛泛之辈,孔公鉴抖出的这一点火星轰然炸裂还越烧越旺。立刻就让他辨别出来,这分明乃是号称十大灵火之一的大威天火。

只不过这大威天火传说只有极阳之地才有,极为难寻。也不知怎么就被对方给寻到,还炼化进了他的烟杆之中。

“呵呵呵!”不过可惜的是,虽然他这大威天火极其的彪悍,甚至烫得下方莫名的怪物凄厉惨叫。

但是孔公鉴没有想到的是,虚魔神君至少有一点没有骗他。那就是当时他选择这里的时候,除了看中了此地的形势之外,恰恰也正是因为看中了下方的一道灵泉。

因此虽然他这大威天火极其的厉害,但是虚魔神君孕育的这方怪物却恰恰是应泉而生。

所以虽然这下方的怪物一时间被烧得鬼哭狼嚎,但是它实际上早就牢牢地扎根在这灵泉之中,因此反倒是渐渐地能抵御起他这道天火来。

而虚魔神君见到孔公鉴这灵火被破,大笑一声。就揉身而上,身形宛如一朵浓郁如墨的黑云般飞了起来直接罩了过去。

显然他之前选了这里,就已经打定主意,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对方真的离开。

“嘭!嘭!嘭!”

一时间整个天星峡内天光四溅,一会是黑光中的红光越来越盛,而过一会则变成了黑光中的红光无比炽烈起来。

“轰!”

又一声炸响之后,显然是虚魔神君这边早有准备,因此一出手就占得上风。整个浓郁的宛如有若实质的黑云表面,虽然好似裹上了一层熊熊火焰。

但实际上,随着那霸道怪兽声声嘶吼的和虚魔神君渐渐的联起手来。

顿时间就围得当中的那孔公鉴舞着一枝烟杆,东划一下西挡一下,却渐渐地就有些左支右绌起来。

“哈哈哈!孔老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三派桀骜自大,所以才有此一败!”

显然虚魔神君一时占得上风,将对方牢牢困住,顿时就一扫晦气地大笑起来。

“哼!虚魔老儿,莫要得意,你以为老夫就真会让你将这玄晶金屑轻易给拿去吗?”

孔公鉴说完竟然将那金丝交缠的小袋拿了出来,冷笑道:“老夫既能拿来,自然也能送去。你以为我正道就没有任何准备,就会轻易的上你的当吗?”说完作势就要施法。

“哼!尔敢!”显然虚魔神君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到了如今自然绝不会允许煮熟的鸭子却飞了。

因此他见对方动手,连忙不假多想,就猛然扑上,想要阻断对方的施法。

“机会!”

显然孔公鉴既然敢跟他来这天星峡,又怎么会没有想过对方会翻脸动手。因此之前他之所以会被困住,其实乃是他故意示敌以弱而已。

实际上站在他的角度,显然也不肯让这一升的玄晶金屑平白便宜了虚魔老儿。只不过之前一直苦于虚魔老儿没露破绽,不能动手罢了。

但是现在,或许是虚魔神君眼看着胜券在握,或者是孔公鉴施法过急让他不假思索。

因此虚魔老儿见他真的连自身安危也不顾,拼命要将这宝物送走。自然终于忍耐不住地大喝一声,终于露出破绽地扑了过来。

“嘭!”

“啊!”

不过就在孔公鉴忍耐了如此之久,终于等到虚魔老儿的破绽,准备一招破敌的时候。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双方急速接近,手段尽出,自己眼看就要反败为胜的时候。

迎面而来的虚魔神君却突然狡黠一笑,只见从他的怀中,竟突然冲出了一只神堕之物。就这么间不容隙地悍然出手,打进了他的空处来!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