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千三十 且看老夫本事(1 / 1)

夔幽城外,虚魔神君看着一众正道修士和那硕大的蚩尤相争。心中虽然几次动念,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毕竟他看着虽然正道这边多有损伤,但是莲儿和孔公鉴两个却还是牢牢地将他看住,并不轻动。

这让他眼珠一转,就有意相探道:“老夫既然答应了诸位,自然信守承诺。我看这蚩尤对你们正道损伤不小,两位哪怕分出一位,想必也能及早将他拿下。”

“如此一来你们三派更少损伤,又何乐而不为呢?”

“呵呵,没想到虚魔你这会倒是好心起来。可是就算你现在肯帮,我们可也不敢真让你动手。”

“这蚩尤麻烦是麻烦了一点,但是我三派费点手脚自能搞定。”

“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就算有命拿到我三派的玄晶金屑,可却不见得有命去花!”

“嘿嘿,老夫既然敢提自然早有准备。怎么,莫不是你三派想要反悔了不成?”

“哼哼,我孔家君子一言,自然不会言而无信。只不过你要的数量太大,因此哪怕我三派也得费心筹措才行。”

“怎么,你就不再考虑考虑别的东西?我看你这清单上的北辰草我孔家倒是备了不少。”

“不若我孔家多拿出些这北辰草来换这玄晶金屑,如此想必你我很快就能交易,也不用你再在这里苦捱了。”

“呵呵,你孔家的好意老夫倒是心领了。若是你孔家在玄晶金屑之外,愿意再多给老夫些北辰草,那老夫倒是高兴。但若是你孔家想要替换这玄晶金屑,那还是免开尊口吧!”

说完闭上眼去,显然是根本就不想再跟孔公鉴多谈一般。

而孔公鉴见虚魔神君油盐不进的样子,一边关注着蚩尤那边的战况,一边悄然和莲儿传音道:

“这老儿倒是丝毫破绽不露,不知你龙虎山可有什么隐秘手段没有?”

莲儿也摇头传音道:“虚魔老儿乃是积年老魔,咱们大部分手段恐怕他都见过。要想克敌制胜,恐怕得必须用奇计才行。”

“还好那老魔中了你的天阳指已然带伤,说不定咱们照此定计,或能奏奇功。”

谁知孔公鉴却摇头道:“这老魔奸猾似鬼,看情形已然将伤势强行压了下去。咱们若是想要让其伤势暴露,非得出大招不行。”

“但是现在投鼠忌器之事,就是我孔家弟子在其手上。不过之前老夫判断那小鬼修定会有动作才对,但是为何到了现在,那小鬼修竟然毫无动静?”

莲儿沉吟道:“莫不是对方在等我们将那玄晶金屑交出的一刻才动手抢夺?”

“这倒也不是不太可能,不过老夫也想不明白。若是到了那个时候,恰恰正是我等注意力最为集中之时。对方修为不够,又如何能从我三人的眼皮子底下,将此事办成?”

莲儿和孔公鉴正这么说着,突然天叟那边将魂族脱困和幽婵来援的消息传了过来。令得莲儿咬牙道:“调虎离山之计!原来这小鬼修竟然是在这里等着我们。”

“他这是逼得我们不得不回去自救,如此一来,眼前这里,岂不是自然就露出了破绽出来?”

孔公鉴也脸色一冷道:“此子行事倒还真是诡谲!既如此,那咱们不若就干脆将计就计。”

“哦?此话怎讲?”

孔公鉴冷哼道:“三派大营关系这我正道众多修士的根本,自然是不容有失,因此莲儿你立刻带队回返增援。至于这里,就留下老夫,来跟他们虚以委蛇。”

“留你一人?”

显然莲儿有些吃惊,要知道仅仅留孔公鉴一个的话,很有可能会看不住虚魔神君,反倒令他脱困。

不过孔公鉴却另有一番看法地道:“眼前之事已然明朗,咱们就算不肯离开,这小鬼修也会想办法将咱们调开。”

“既如此,还不如莲儿姑娘你大大方方的离开。如此一来,本来应该是咱们害怕虚魔神君脱困而出,现在反倒变成了那小鬼修的负担了。”

“莲儿你想,若是形势易位,咱们反倒反客为主。将虚魔这包袱丢给对方,看看这小鬼修到底有什么手段能耐使出。”

“若是这小鬼修没有准备,那莲儿姑娘你一走,这小鬼修自然会急不可耐的现身出来。若是这小鬼修早有准备,并不怕虚魔神君逃走。”

“那么莲儿姑娘可别忘了,我还有家主赐予的道尘造化珠在手,自能与这些贼人周旋。”

“反正老夫已经看出,此事乃是斗智不斗力。咱们人数再多恐怕也不见得真能发挥用处,不若让老夫来跟他们周旋一番。说不定目标变少,反倒是另有奇功!”

莲儿转念一想,发现孔公鉴此议倒也有一番道理。毕竟他只要有道尘造化珠的阳珠在手,不管最后虚魔和那小鬼修谁争胜了,自然都逃不过孔公鉴的掌心。

至于万一要是虚魔胜了,以虚魔现在的状态,恐怕一时还好。时间久了,被伤势拖累,他也不可能真是孔公鉴的对手。

想到这里,再加上大营那边救援也是刻不容缓。因此她稍一踌躇,就点头道:“既如此,那就劳烦孔公费心了!”

说完立刻站起身来,朝着蚩尤处飞去。不一会儿就将三派修士带出,甚至就连蚩尤都不管了,立刻撤了个干干净净。

而孔公鉴则在虚魔神君的愕然睁眼的表情中,看着蚩尤那巨大的身躯朝着他们两人冲来,大笑一声地站起身来道:

“既然虚魔兄之前有如此雅兴想要动一动筋骨,那不若你我就比试一番,看看谁能先将这蚩尤蛮物拿下如何?”

虚魔神君虽然一时暗道怎么正道瞬间就撤了个干干净净,但是他眼珠一转就想明白了什么,反而大笑道:

“有趣啊有趣,原来你们也吃了那小鬼修的亏!”

说完根本就不起身地朝着孔公鉴道:“孔兄放心,既然说了交换,老夫自然是换成了才走。”

“至于眼前这大块头的蛮物,就请恕老夫没了兴趣,还是孔兄一人来把他解决吧!”

“笨蛋!”千云生躲在一旁,看到正道虽然有些反常的撤了个干干净净。但是本来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虚魔老儿趁机抬高价码,再多要些玄晶金屑过来。

没想到不知道是虚魔老儿没想到这一茬,还是觉得要的已经足够,因此根本就没有提这一嘴。

这反倒让千云生有些暗暗骂娘,有种自己本来已经到手的宝物却丢了的感觉了。

不过他也明白,若是能拿到这一升玄晶金屑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至于更多确实是有些贪心不足。

因此他虽然暗暗觉得正道撤得干干净净有些蹊跷,但是既然正道确实是撤了,对他自然不是坏事。

因此他立马回头朝宫小月道:“开始准备吧!等到虚魔老儿一拿到玄晶金屑,就该是我们登场的时候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