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四百零九章 曾是少年(1 / 1)

东京涉谷千代百货公司楼前,一面长宽各12米的正方形巨型红色大旗在工作人员的吊装下正这家百货公司的楼前缓缓升起。

如此巨大的动作当即吸引了来往民众的目光。

“妈妈,你快看,好大的旗帜啊。妈妈,这些人在干什么啊?”从百货公司楼前路过的小女孩正拉着她妈妈的手一脸天真的问道。

面对五岁女儿的问题,二十八岁的职业家庭主妇法子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道“他们在搞庆祝活动呢,也许你最喜欢的那个洋娃娃过两天就会打折了,过两天妈妈在带你来买好不好啊?”虽然对覆盖了近三层楼的那副红色旗帜中没有活动的具体介绍,而单单写下的那个黑色巨型汉字‘侯’充满了疑惑,但法子还是坚定的认为这是在搞一场庆祝活动。

“真的吗?到时候就能买我最爱的那个芭比娃娃了?”小女孩对这场活动并不关心,天真的她只关心自己什么时候能买到她想要的那个芭比娃娃。

“老公快看,那是什么?”涉谷街头的一对年轻夫妇正相互挽着手在街上闲逛着,家住附近的他们十分享受经过一天的辛苦工作之后,晚饭过后的闲暇漫步。

东京大学毕业立志要成为一名优秀教师的年轻老公笑着指了指那副冉冉升起的红色战旗道“看到中间那个字了吗?那是中国汉字:侯,我想店家正在搞什么和中国有关的活动吧。”说着正要带妻子离去的年轻老公突然发现巨型旗帜的下面有着几个方块汉字,虽然他没学过中文但靠着日文中的通假名,怎么说也是东京大学毕业的年轻老公还是大概猜出了这句话的意思:涉谷分部集结点?

猜是猜出了这句话的意思,可他依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什么叫侯,涉谷分部集结点?在RB候文俊的名字并非是什么家喻户晓的大人物,他不理解整句话的含义的也是正常的。

正当他还在对这句话的内容充满疑惑的时候,一阵由远及近的重机轰鸣声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能同时通行八辆汽车(双向四车道)的马路尽头,一辆雅马哈公司最新出产的250CC重机摩托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里驶了过来,在川流的车海中这辆250CC的重机车如同海里的鱼儿般灵巧的绕过他面前一辆又一辆的汽车。

真正让男子移不开目光的并不是这辆重机车或驾车人的高超技术,而是竖在摩托车后座上那副迎风飘扬的旗帜:极恶蝶,涉谷飓风队!

如果你问RB以外的人,RB最大的暴力组织叫什么名字?几乎所有都会说出山田组这个名字。但如果你问那些从小就在RB生活的人,RB最大的暴力组织叫什么名字?那么所有的人都会很肯定的告诉你这个你听都没听过的名字:极恶蝶!

黑帮在RB本身就是合法组织,以赚钱为目地的他们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使用暴力手段去对付普通人的,所以一般很少有RB人把山田组和早稻田组等黑帮组织看作暴力组织。但RB有着这么一群人,他们不为钱、不畏法(律),只为发泄自身过盛的精力而四处惹事生非,而这就是极恶蝶,一群在RB永远不会满十八岁的超暴组织。

是的,这群由纯高中生组成的超级暴力组织才是RB政府最头疼的问题组织,起源于二战之后的RB中学内部的超暴组织:极恶蝶,一个永远也不会满十八岁但常年人数保持在三十万以上的超级暴力组织。

极恶蝶,之所以说这个组织永远不会满十八岁,那是因为每当高中毕业,不管你是极恶蝶中的普通一员或组织内部的高层乃至会长,只要你毕业了那就代表着你正式退出这一组织了。你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学生组织,但它绝对是一个连山田组、RB政府都不敢招惹的组织。毕竟在十八岁这个永远充满着热血跟青春的年纪,这些叛逆少年们打起架来是真不要命的。

“轰!轰!轰!”机车的轰鸣声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的轰鸣不在是单个机车所发出的轰鸣声了,而是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机车集体所发出的轰鸣声。在夜色的映衬下一条由机车大灯所组成的长龙正以极其狂暴的态势从街道的另一头向这里飞速的驶来。

富证博一,一名两年前才从东京大学毕业的年轻丈夫、年轻老师,看到这条由机车所组成的长龙,富证博一感到自己的血液再次燃烧了起来。作为曾经的极恶蝶涉谷分部的部长,曾经统御着万千会员的他,看着这群如同当年的自己模样的青少年人,眼眶有些泛红的富证博一轻轻地搂过了身旁妻子的肩膀带着她默默的往家走去。

他也曾是少年。

此刻的富证博一终于明白了那副旗帜的意义,那是一副战旗。但他不明白的是这一届的极恶蝶会长,为什么会让组织卷入这一场战斗?

RB监察(警察)厅本部

“启界龙一,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极恶蝶为什么会卷入候文俊跟山田组的战斗,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知不知道今晚会死多少人啊?”青少年犯罪监察科的科长弘田一夫恶狠狠的盯着面前这个不满十八岁却拥有着让RB政府都头疼力量的年轻人。

坐在审讯室内椅子上的启界龙一一边解开身上的校服纽扣,一边轻蔑的对着面前的弘田一夫笑了笑道“你不是一直想瓦解极恶蝶吗?恭喜你,你已经做到了,这一届之后的极恶蝶不会再有会长了。”说着脱下身上这件中山装式样的校服,启界龙一轻轻地把他的校服挂到了椅子的靠背上。

“我是不希望极恶蝶在继续存在了,但我绝不能看着你们......”面对启界龙一那无所谓的态度,弘田一夫猛地一拍身前的桌子道。

可不等弘田一夫把话说完,他手下的小鹿岛就忙忙慌慌的闯了进来。

“不好了科长,外面,外面!外面全是他的人,他的手下已经把监察本部包围了,他们在外面闹着要我们放了他们的会长启界龙一,不然就要冲进来抢人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